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推荐

《古玩风云之战国黄金面具》
2018-03-18

  夜色合围,立柱上的篝火从四正四隅八个方位向祭台渐次亮起,如同八条腾飞的火龙扑向中心的火龙珠。  这是一个梯形台——  祭台中心的高塔上,巨大的铜镬里燃烧着从稷山采伐回来的荆棘木,而高塔之下陈列的高足大鼎里,牛羊豕三牲正以无比虔诚的姿态祭献。  穿着深黑大氅,绛红下裳的祭师张相氏双手擎着一根长逾五尺的铜杖,举过头顶毕恭毕敬的放到高足大鼎的双耳之间,然后仰天而跪拜。  彼时,祭乐升起。压着浑厚沉雄的鼓点,掌蒙熊皮,脸带面具的祭师,左手持着权杖,右手在空中挥舞,引领着祭台下数百人一起舞蹈,嘴里一直不停的呼号着“傩……傩……傩……”这傩逐声一起,八个方位的人相续呼应,响声顿时震彻夜空。  霎时,一阵罡风挟着黄河奔腾汹涌的涛声扫过,祭台四角的大旗在风中发出凶悍的挣扎之音,如同两只猛兽决一死战的悲壮。  “傩……傩……傩……”傩逐更加响亮,傩鼓更加激越,祭台上的火也越燃越旺,随风飘忽的火光映照着祭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虽然看不清面貌,但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虔诚和驱逐疫鬼的勇毅。  鼓声渐歇,低沉厚重的号角声伴随着穿透力很强的石磬的朴拙之音,给整个祭祀的场面带入了一种悲壮苍凉的情绪。人们停止了呼号,也停止了舞蹈,静静地伫立,他们似乎在沉思,又似乎是进入了一种与神鬼沟通的境界……  骤然,傩鼓再起,傩逐又唱,强风之后,火光明灭,一张人脸映入眼帘——他双目圆睁,竖眉张口, 眉骨突出,鼻梁高挺狭长,头顶戴角状头冠,在火光映照之下,熠熠生辉的光芒处亦正亦邪,凶神恶煞间又不失庄重威仪。此时一只手正欲去揭祭师脸上的面具……  (注释:以上场景描写主要根据《周礼?夏官》的记载,中国古代有燃荆棘木以驱鬼的说法,而在文章中出现的“傩逐”是指祭祀活动中驱鬼所唱的歌,“傩鼓”则是祭祀中用的鼓。)  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拉回现实。这个梦似乎注定无法做完,每次到了这里便会被有意无意的打断。  说来也怪,自从三十年前我得到这件黄金面具之后已经先后三次做过同一个梦了,并且梦的终点都是那只手正要去揭开祭师面具的时候突然停止。  第一次做这个梦是在得到这件面具的那天晚上,因为在梦中我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深渊,无限的恐惧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我蜷缩在梦里异常地害怕,然后突然惊醒;  第二次则是在十三年之前,那天晚上存放这件面具的红木柜子突然着火,火光似乎从梦中燃起,一直燃烧到卧室,睡梦中我的眼睛感到无比刺痛,所以突然醒来;  而这一次则是一个半夜三更的电话,那铃声如同催命的符咒,似近还远,飘忽中又带有诡异的惊恐,让人不寒而栗,于是我再一次醒来。  我无数次在想,为什么会三次重复同一个梦?  又为什么三次都在同一个地方被打断呢?  那张面具之下到到底藏着一张怎样的面孔呢?  这张面具与梦境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而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鬼神的启示呢?鬼神----有鬼神吗?  一个个的疑团将我重重包裹,纠缠着我的身心。不能说是折磨,于我,只是对这些未知的疑惑之外的许多情感的纪念,更是对收藏这件国宝所经历的许多事,所看到的许多人的一次又一次的反诘、自省和包容。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投稿反馈
Copyright © 2013-2016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