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推荐

贵圈丨谁说好莱坞是性丑闻重灾区,韩国更可怕
2018-03-20

好莱坞众多名人倒下后,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成为了又一个因为性丑闻而身败名裂的演艺圈大咖。讽刺的是,这或许是这个在威尼斯领奖时都要高唱《阿里郎》的著名导演最“国际化”的一次。

这源自于3月6日韩国MBC电视台播出的一期调查节目《PD手册》,三名匿名女演员,以受害者的身份,公开揭发了导演金基德、演员曹在显及其经纪人在选角及拍摄期间,对她们进行性骚扰甚至连番性侵的经历。

“两个小时金基德一直在询问女性器官的问题”、“他们试图在拍戏期间对我实施强奸”、“他当着我的面,脱下了裤子”……三位女演员的控诉让人瞠目结舌,节目播出后,立刻引发了韩国电影界乃至演艺行业的巨大反响。

而在此之前,“ME TOO”运动(美国反性骚扰运动)已在韩国拉开序幕,多起性丑闻事件被陆续揭发,电影导演金基德真面目的公开,只是序幕中的一部分……

当MBC电视台《PD手册》节目揭露金基德丑闻的节目播出后,韩国影视界资深人士J女士感慨道,“该爆发的,总算是爆发了”。

《PD手册》采访的女演员A某,早在去年,就曾以暴力侮辱等罪名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金基德。然而当时只是判处罚款了事,并没有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

拍摄过《坏小子》、《空房间》等影片的金基德,曾连续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获奖,尤其是在2012年《圣殇》获得威尼斯金狮奖,这是韩国第一部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获得最高奖的电影。从那以后,金基德的名誉不再只属于他自己,他成为了某种意义上韩国的国民英雄。

当时还是候选人的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大肆赞美金基德:“在尊重各自的生活和个性的社会,坚持非主流、对自我世界的固执,以及在获奖感言中高唱的阿里郎……为你欢呼。”他称金基德的作品一直关注社会弱者,给予了他高度评价。韩国小说家李外秀也称赞:“谢谢你让大韩民国绽放光芒,用电影弘扬国威”。当时甚至有舆论指出,“金基德获奖既值得自豪,也值得让韩国电影界感到羞愧。”因为韩国电影节没有给金基德匹配得上他的奖项、名望和尊重。

在外国电影节和媒体的高度赞誉下,金基德的声望水涨船高。只要有影视圈人士批判金基德导演,就会被许多评论家、媒体及大众贬斥为“给韩国抹黑”。

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受害者几乎没有办法向大众倾诉自己的遭遇,一旦透露风声,“炒作”、“蹭热度”的怀疑论就立刻蜂拥而上。有熟悉金基德的知情人士透露,他曾经询问过金基德这些传言会不会对他造成影响,但金基德不以为意,仿佛这些业内汹涌的关于他丑行的指证并不能动摇他的地位。

有韩国电影从业人士说,金基德此前在韩国业内和民众中口碑并没有像在海外一样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剧组总会有各种丑闻传出。“我觉得,金基德导演连潜规则都不算;导演似乎不是为了拍电影而性爱,而是为了性爱才拍电影。”

有人反复确认能在报道中匿名后,才点到即止地指出,“太多事匪夷所思到无法讲出来,但是我会劝告我珍惜的后辈,远离金基德。”

“没有人知道,每一次采访伴来的都是性骚扰,每一次都是想办法从金基德的魔爪中逃离。”曾在韩国某报社当记者的J女士心酸地说,她曾多次采访金基德,并给我们展示了她采访金基德的稿件合辑,在报道中,J女士对金基德作品赞赏有加。

她第一次采访金基德时,在咖啡厅里金基德就直接抓着她的手,说:“昨天熬夜工作太累了,最近又没有补女人,能不能找个方便的地方,躺在一起做采访?”

当时还是新人的J女士非常震惊,甚至在她草草结束采访后,金基德还一直拉着她的手,直到她走到人多的公交站才放手。

比起愤怒,当时J女士更多感受到的是恐慌:“会不会被金基德报复?搞砸了这次重要采访会不会就此丢掉工作?”甚至在回到报社后,因为害怕负面报道得罪金基德,导致她所在的媒体和她本人被排挤,她甚至不敢在稿件中披露金基德的真面目。

另一位K小姐的遭遇则更加触目惊心。她告诉《贵圈》,在她还在演艺学院读书时,有前辈推荐她到金基德剧组试戏,当时她欣喜若狂,以为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却万万没想到金基德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做过爱吗?”接着还告诉她,“以后跟我天天做爱吧,这样才会成功。”

崩溃的K小姐逃回了家,但是和她一起去的闺蜜通过了试镜,K小姐回忆说,那段时间闺蜜天天嚎啕大哭想着回家,在她的描述里剧组的环境简直是法外之地:“每到晚上,演职人员住处就会成为狼群”、“导演和部分演职人员公开像选秀一样,挑选不同的女生房间进行性侵”之类的已经成为了常事,有时候金基德会扔一些钱。

这样的描述和当时《PD手册》播出节目中女演员C的部分描述极为相似。后来K小姐的闺蜜逃无可逃,放弃合约退出了剧组。

受害者们不但不能伸张正义,甚至连最亲近的朋友都不能理解她们的遭遇。K小姐在告诉朋友自己的遭遇后,朋友第一反应是谴责她“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你应该再去拜访一下金导演”,这让K小姐蒙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只要看到电视上金基德“装模做样地感谢演职人员,那天就会完全失眠。”最终K小姐也选择了退出演艺行业。对于受害者来说,这样的经历留给她们的是一辈子的阴影。

《PD手册》中的受害者有人也一度罹患心理疾病,而大部分受害者都只能被迫退出演艺圈。

当光环成为恶人的庇护所,当权力成为性别暴力行为的“遮光板”时,越是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地方,里面就越是藏污纳垢。

MBC电视台的《PD手册》节目曝光金基德性丑闻的过程,几乎可以拍一季电视剧。起初,节目只是想对韩国影视行业存在的不合理现象进行揭露,但是节目组的一位记者以一天打50个电话的方式尝试联系采访,得到的都是拒绝。

韩国新闻界的资深记者告诉《贵圈》,“事实上,韩国影视界存在的性别暴力,早已成为心照不宣的秘密;但至今还没有能够对此刨根问底的媒体。”

去年10月《纽约时报》揭露了好莱坞大亨韦恩斯坦多年来利用自己的权势性侵数名女性的事实,许多受害人纷纷站出来指证韦恩斯坦。随后在社交网络上,女星艾丽莎米兰诺发起了一场名为“ME TOO”的运动,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的受害者挺身而出,说出惨痛经历,这场运动迅速从好莱坞扩散到商界、政界、学术界,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等多位曾经的名流一夜之间成了让其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过街老鼠。

2018年“ME TOO”运动的火种也播撒到了韩国。曾曝出前总统朴槿惠丑闻的JTBC电视台率先报道了一起公务员职场性骚扰事件,受害人徐智贤女士1月29日在新闻直播间讲述了自己被男同事肢体骚扰的经历,拉开了韩国“ME TOO”运动的序幕。

2月17日,韩国话剧界的泰斗级导演李润泽,被指控对两名女演员长期施行性骚扰,其中一位甚至遭受了多年的性暴力,并被强迫堕胎。

韩国女诗人崔泳美在作品中不点名揭露曾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韩国诗人高银曾对自己多次实行性骚扰,有多名同行表示他曾经对晚辈施行性骚扰。

2月21日,曾因出演《黄手帕》被中国观众熟知的著名演员、清州大学戏剧电影学系教授赵敏基,被指控长期性骚扰多名女学生,甚至在上课时要求抚摸女同学胸部。

2月23日,著名演员吴达秀,被包括话剧女演员严志英在内的多名后辈指证,曾在不同场合实施性骚扰。

2月24日,女演员通过ins公开了自己被曹在显性骚扰的经历,曹在显曾在金基德的多部电影里担任灵魂角色。

2月24日,元老演员崔日和主动向媒体承认自己过去有过很多不检点的行为,向那些受害者们道歉,并辞掉了正在出演的电视剧和担任的一切演艺界职务。

重量级人物、韩国政坛新星、下任韩国总统的有力候选人安熙正,被揭发曾对自己的下属长期实行性暴力。

目前,还有两名没有披露身份的偶像组合成员也被指证曾在不同场合对多名女性实行过性骚扰。

一位韩国影视业资深从业人员告诉《贵圈》:“当韩国文艺界的‘ME TOO’运动爆发以后,圈内许多人的第一句话是,查这些小人物干什么?金基德这么大的人物还没被查出来。”而当时金基德正带着他的新片《人间,空间,时间和人》参加第68届柏林电影节,而这是一部关于性侵的影片。

“ME TOO”运动让更多受害者勇于站出来揭发罪行,成为了揭露金基德这样电影界大导难得的“天时”,同时也带来了“人和”。

《PD手册》节目组此前一直苦苦寻求线索无果,有一天,一位自称是“良心告白”的行业人士提供线索,表示“金基德才是真正有问题的人”,此后,节目组首先与此前因暴力、性侵等案件向法院告发金基德的女演员A某取得了联系。

据相关人士透露,“在与A某的采访过程中,节目组通过多种渠道核实内容,并就现场描述的情况与业界人士进行核实;另外,为了保护受害人,三位女性受害人均使用了‘替身’,而实际采访时除了一只录音笔和笔记本,以及一颗聆听的心,其他什么都没有带;全程记者除了提问之外,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另外,他还告诉记者,在采访完A某以后,也一度遇到许多难题,而其中最大的难题便是采访当事人金基德和曹在显。“刚开始节目组并没有联系上二人,不过当时节目总制片人要求‘双方的声音都要听’,通过多种渠道不断劝说二人后,节目组获得了回应。即便是不完整的回应,也足够表明当事人立场。再加上受害者对于该解释的态度,才使这部调查片成为更加完整、且有实际意义的调查纪录片。”

而地利,则是MBC电视台意图以《PD手册》翻身的决心。据韩国资深广播电视行业从业者向《贵圈》透露,MBC在过去数年,因为受到党派斗争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新闻及调查节目从此前的“王牌”沦落为三大无线电视台中的“垫底”,甚至一度被有线电视台JTBC《News Room》所超越。他指出:“特别是在MBC电视台新的社长就任,工会解除了罢工以后,《PD手册》作为电视台的王牌调查节目,肯定希望能够扳回局面。”

3月6日节目播出后,让韩国的“性侵门”事件持续发酵,影响也超出韩国国内。3月9日,此前在“ME TOO”运动中被揭露性丑闻的演员赵敏基,在公寓地下室上吊自杀,案发现场留下了六张写满道歉的A4纸张。3月12日出殡时,圈内好友无一人前来送葬,只有儿子捧灵,整个葬礼30分钟便潦草结束。

在一连串性丑闻爆发后,韩国有关方面也立刻做出应对:涉事人员的相关职务均被免除,中小学课本中涉及诗人高银、导演金基德的内容将被删去,曹在显从热播电视剧中退出,吴达秀参演的《与神同行2》将换角重拍,金基德新片《人,空间,时间和人》在韩国上映机会渺茫……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抗争的胜利,《贵圈》在首尔实地探访5天,并采访见证者、媒体人及业界人士,发现在一个个被揭发的个体后,是整个社会长久以来对性别暴力沉默。

在韩国影视演员工会秘书长周宇(音译)看来,今天韩国文艺圈所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一点都不值得意外”。他感慨道: “在韩国盛行上下级文化的情况下,行业极端封闭,不知道多少次‘ME TOO’才能改变现实。”

在采访中,周宇介绍说,在韩国的影视工业体系中, “选角导演(Casting Director)”举足轻重,这个职业大概从15年前开始出现,逐渐形成了产业链。有些选角导演利用自己的权力,向年轻配角提出性要求,与此同时他们又将自己获得的金钱以及性资源“上供”给导演和制片人,在这样的结构里,每个梦想成为演员的新人都有可能是潜在受害者。

同时他向《贵圈》提供了一份最新的调查数据,有近70%的影视剧配角曾经遭受过“不公正待遇”,其中近45%都是在职场权力层级中上对下的霸凌,包括超出预期的工作量、性骚扰以及针对性别的职场天花板等。

一位曾在韩国电视台及影视公司工作的中国人小新认为,“这一切的悲剧,源于韩国的‘小圈子’式封闭文化。特别是韩国业界特有的封闭性和上命下从的文化,为施暴者提供了无尽的自信。正因为圈子小且封闭,发生的事情很难向外部求助。”

绝大多数人士选择拒绝接受《贵圈》采访,他们甚至会“好心”地劝告:“业界内部的事情不要太多关注为好。”而部分愿意聊一聊的知情人士,也一再确认我们会彻底隐去他们的真实信息:“毕竟我还想在韩国影视界多发展几年。”

“能够走出来表态的人值得尊敬,但沉默的许多人也不应该被苛责,我们也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除了躲避现实没有别的办法。”知情人士无奈叹息道。

谈到为什么受害者不会立刻举报的话题,一位资深制片人表示,“即便是选择了举报,根据现有的韩国法律,能否判定对方有罪都是问题。像之前提告金基德的那位女士,也只是拿了赔偿金了事,而得罪了这样的大佬,职业生涯基本也就结束了。”

或者更甚,在东亚的文化系统里,性别暴力的受害者如果把自己的遭遇公之于众,那社会上的“荡妇羞辱”立刻就会对受害者带来二次伤害。

长期为影视项目提供法律援助的韩国律师金先生也指出,“根据现有韩国法律,未成年演员严格意义上算不上‘劳动者’,因此许多保护劳动者权益的法律不适用于这些孩子们身上,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这种风气”。

韩国共同民主党金炳旭议员所提供的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10月,KBS、MBC、SBS三大电视台的电视剧中,演员被拖欠的片酬总计达到31.5亿韩元。

“‘ME TOO’这股风潮很快就会过去,而韩国演艺界的根本现状可能并不会因此而动摇,更可怕的是以后这样的罪行会更加隐蔽,更加难以被察觉。”小新无奈的叹了口气。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但是要革新一个行业乃至一个社会的观念,哪有说起来那么容易?

从2017年10月开始的一场轰轰烈烈的“ME TOO”反性骚扰运动把这个问题摆到了所有人眼前。

就在《贵圈》探查金基德事件背后暗潮时,韩国有新闻报道称,因为最近的“ME TOO”运动,导致韩国不少男性开始“恐女”,不知道该如何和女性同事或朋友相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ME TOO”,甚至在企业中出现了男性领导把自己的秘书和随行人员全部换成了男性的情况。

对此,有人开始质疑这会不会导致女性在职场上的空间进一步缩小,影响日常工作。但也有人辩解称:“不能让‘ME TOO’发展成一场‘猎巫运动’,之前是女性害怕被侵害,现在男性开始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为了被指证的对象。”

或许这才是“ME TOO”运动真正揭示给我们的真相。在一个以沉默应对性别暴力的社会里,当权力可以无限被滥用,男性和女性同样都是结构性暴力的受害者。性别平权的抗争并非一场东风压倒西风的战役,而是一个过程,一个为每一个单独个体争取平等的尊严和权力的过程。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投稿反馈
Copyright © 2013-2016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