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玩家数据

美战略司令部司令:将致力于与中俄保持战略稳定
2018-03-21

  2018年3月初,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举行“美国战略力量态势与2019财年预算申请”听证会,战略司令部司令约翰·海顿发表证词,概述了战略司令部为了更好地执行作战任务并应对威胁,在核力量、太空力量、导弹防御等任务领域实施的项目和举措,以及近期的计划和进展。

  当今的战略格局正变得越来越不确定、复杂和不稳定。国家之间的长期战略竞争正在重现,流氓政权正在采取行动威胁地区安全和全球稳定,暴力极端组织意图破坏世界和平。战略司令部仍致力于与中国和俄罗斯保持战略稳定。

  [推荐阅读:“中国“超材料”研制成功,歼-20将实现完全隐身”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

  过去一年,战略司令部开始进行机构重组,目前已设立联合部队空中司令部,很快将设立联合部队海上司令部。联合部队空中司令部致力于慑止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攻击,应对全球任意时间和地点的威胁,并将通过在所有领域增强联盟和合作关系来实现这一点。其重要优先事项仍是:①提供战略威慑;②威慑失败时采取果断回应;③建立充满弹性、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战备部队。

  为适应战略环境的快速变化,战略司令部需调整作战方式,走在不断演进的威胁之前,确保美军持续的主导地位。然而,战略司令部的预算、需求、采办和试验程序太过缓慢,因此需要速度更快、风险接受度更高的一体化程序。

  核三位一体是战略威慑的根基和国家安全的支柱。美军核现代化项目包括:B-21轰炸机、“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潜艇、地基战略威慑、远程防区外巡航导弹、核指挥/控制/通信、核弹头延寿。

  此外,战略威慑还需要全领域所有能力的一体化规划,对任意时间和地点的敌人侵略作出果断回应,实现协同作战。推进太空和网络空间规范化使其成为作战域,并制定支持快速响应的交战规则,将职权下放到适当层级,从而更迅速地实施作战。

  2018年《核态势审议》(NPR)将指导核现代化工作,并建立美国未来几年的威慑政策、战略和态势,与战略司令部的重要优先事项关系密切。NPR明确阐述了核武器对于防范不确定未来的重要作用。为了应对不断变化的战略环境,美国需要具有足够灵活性的敏捷、战备的核力量,以及致力于威慑任务并做好制胜准备的人员。

  美国必须拥有现代化的设施和高技能人才队伍,以维持可靠的核威慑。①重建生产钚弹芯的能力,使生产速率足以维持核武器。为了满足未来威慑需求,到2030年,战略司令部每年至少需要将80个战争储备钚弹芯交付到库存。②除了钚制造,还需要对铀、氚和锂等战略材料生产进行关键基础设施投资。③美国必须拥有能够执行材料及组件设计、工程和生产的人才队伍和工业基础,以维持弹头数量并发展灵活库存。

  自从核武器委员会批准“长期库存维持战略”后,老化核武库的延寿工作已取得了扎实进展。海军W76-1弹道导弹弹头延寿项目已完成90%以上,有望在2019年全部完成;B61-12核炸弹项目正按进度和预算开展,已超出预期;空军和国家核安全局正在推进远程防区外(LRSO)巡航导弹及相关W80-4弹头设计的工作,将按时交付该武器系统。

  下一个重大武器延寿项目决策将是未来弹道导弹弹头的现代化,需要为更换空军W78洲际弹道导弹弹头确定适当方法。核武器委员会的“战略计划”正在评审为空军和海军弹道导弹系统生产互操作性弹头的可行性;W78更换研究将确定研发和部署这种亟需能力的适当方法。

  保卫核武器、设施及人员的安全至关重要。需要研发具备必要速度、武器装备和运载能力的替代直升机以替代为洲际弹道导弹设施提供安全保障的UH-1N直升机;解决日益老化的安保基础设施成本上升的问题,进行适当的投资;在安保体系结构中纳入反小型无人机系统,应对小型无人机对威慑任务所构成的威胁,并继续完善战术、技术和程序,以解决不断发展的威胁。

  太空领域,正在从日益老化的“军事星”(MILSTAR)卫星通信系统向“先进极高频”(AEHF)卫星通信系统转换。AEHF星座加上必要的“先进超视距系列终端”(FAB-T)地面和空中平台节点,可拓展先进能力,使总统和高级顾问在任何情况下协作,并改进与核力量的连接。

  航空领域,继续更换E-6B“空中指挥所”和“受领任务、立即行动”飞机以及E-4B“国家空中作战中心”飞机日益老化的通信系统,为核力量提供可靠的全球连接。除通信升级外,空军正寻求对E-4B平台进行资产重组。空军继续推进为B-2轰炸机机队部署甚低频能力的工作,并将利用该工作对B-52的传统甚低频系统进行现代化。这些改进结合极高频通信,可在整个冲突范围内为轰炸机提供超视距连接。

  必须执行全面的ICBM现代化项目,以保持ICBM力量有效应对快速变化的战略环境。2017年8月,空军授出“地基战略威慑”(GBSD)技术成熟化与风险降低合同,标志着一个重要里程碑。未来GBSD武器系统将采用现代化、经过验证的技术来满足当前各种威胁,并将融合模块化体系结构,能够针对敌人技术发展迅速调整。GBSD将使用增强的安全特性来应对不断变化的威胁,同时减少资源需求。此外,GBSD的维护将使用先进的诊断工具,可在影响作战之前预测并解决技术问题。

  B-52将继续服役数十年,正在进行通信升级以确保指挥控制连接;还需升级雷达系统,以增强武器投送、提高目标定位能力并改进恶劣天气的探测和避免;更换发动机可扩大作战范围、减少空中加油需求、延长空中待命时间并大幅减少维护工作。

  B-2作为美军当前唯一的突防性远程打击飞机,美军正增强其生存能力,保持针对现代防空系统的隐身性能。此外,正在研发的B-21将使美军维持有效的突防性轰炸机,能够打击世界上任何目标,即使潜在对手部署越来越先进的防空系统。

  因传统核炸弹和“空射巡航导弹”(ALCM)可维持性和生存能力的持续下降,急需寻求替代系统。B61-12核炸弹和LRSO巡航导弹项目必须按时交付,以避免任何战略或威慑能力缺口。

  “俄亥俄”级核潜艇的强大设计以及全面的维护项目,使其使用寿命从30年延长到42年,将在2027年开始退役。为避免战略威慑能力缺口,“哥伦比亚”级核潜艇必须按时交付,在2031年实现首次战略威慑巡逻。

  为避免同时执行两个战略武器项目,海军延长了“三叉戟II”(D5)潜射弹道导弹(SLBM)的寿命,将其作为“哥伦比亚”级核潜艇初始配备的弹道导弹。但D5的部署已超过25年,必须开展后续SLBM项目,使“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直到本世纪80年代使用寿命结束时保持作战有效性。战略司令部和海军将共同为后续SLBM项目开发战略需求。

  太空已成为新的作战域。国防部和国家侦察局正在实施“太空作战架构”,该架构聚焦于所需作战部队、行动和系统,确保在延伸到太空的冲突中获胜。同时,必须对其思考、执行和描述太空作战的方式进行规范。

  2017年4月,战略司令部将“联合跨部门合成太空作战中心”(JICSpOC)更名为“国家空间防御中心”(NSDC)。作为国防部和情报界的合作组织,NSDC研发并改进国家重要太空资产所面临威胁的检测、预警、表征、溯源和防御能力,直接支持一体化太空防御工作,并拓展国防部、国家侦察局和其他跨机构合作伙伴之间的太空防御作战信息共享。该中心近期转为全天时运行,标志着该跨机构合作组织迈出了重要一步。

  2016年,空军航天司令部和国家侦察局联合制定“太空企业级构想”(SEV),以推进两个机构在设计、采办、运行更加敏捷和更具弹性的太空能力方面的共同利益。该构想的一个关键目标是,在两个机构为支持各自任务寻求体系结构和作战方法的同时,通过协同其采办活动实现增效。

  继续保持与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的联合太空作战倡议,新增与法国和德国的联合太空作战倡议。海顿已命令联合部队太空司令部司令在2018年年底前,将“联合太空作战中心”(JSpOC)转为“合成太空作战中心”(CSpOC),作为规划和分配与合作伙伴联合作战任务的枢纽。

  2018年,日本加入法国、德国和“五眼联盟”合作伙伴参与“施里弗模拟演习”。2017年,“全球哨兵”空间态势感知作战试验加强了国际合作,合作伙伴现已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西班牙、德国、意大利、日本和韩国。

  在未来卫星通信系统方面,需设计并资助替代系统,并实现向新系统的平稳转换。拓展国际卫星通信合作关系,增强工业基础以应对采办挑战,并利用商业部门“探路者”项目的机会。通过多边卫星通信协议,加拿大、丹麦、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资助的“宽带全球卫星通信-9”(WGS-9)在2017年3月发射,这些国际合作伙伴也根据其资助情况获得WGS星座提供的一定比例的带宽。

  受保护的宽带通信必不可少。使用宽带码分多址(WCDMA)的下一代窄带通信星座“移动用户目标系统”(MUOS),由于项目研发、波形挑战和军种终端部署进度问题而出现延迟。AEHF卫星扩展数据速率(XDR)能力的部署正在逐步推进,但XDR终端项目的延迟阻碍了从MILSTAR向AEHF的转换。

  战略司令部联合空军航天司令部、舰队网络司令部、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SMDC),正在建立“卫星通信一体化作战环境”(SIOE),旨在利用关键的宽带、窄带、受保护频带和商业卫星通信企业级能力与知识,增强联合部队太空司令部在卫星通信降级环境下缓解影响并执行作战的能力,并继续在潜在对抗领域中支持作战人员。临时SIOE部门将位于SMDC,预计在2018年3月完成组建。SIOE当前有限运行,战略司令部等正致力于提供额外的联合人员配备,推进其实现初始作战能力。

  根据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战略司令部将在6月11日前提交“太空作战概念”,指导军种的太空能力研发与采办项目。

  电磁频谱与其他作战域一样,是一个机动空间。美军在电磁波谱领域的自由机动能力处于危险之中,许多国家为频谱战调整军队,发展特定的电磁战/频谱战单位和电子攻击能力,以对抗美军的频谱依赖系统。美军需转变电磁频谱领域的资源、训练和作战方式。

  战略司令部为标准化、协同的电磁作战管理制定了电磁频谱作战运用指南,并与其他作战司令部合作以在联合电磁波谱作战规划中实施该指南;与联合参谋部协调,开始制定“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条令”,重新调整电子战联合任务,倡导在拥挤和竞争的电磁频谱环境中推进联合训练,并甄别电磁作战管理需求。

  美国防部正在执行2018年《导弹防御评审》。该评审比2010年《弹道导弹防御评审》范围更广,还将解决弹道导弹以外的威胁,尤其是高超声速飞行器和巡航导弹。

  除了投资主动导弹防御能力,还需增强并整合导弹防御的各个方面,包括在发射前挫败敌人导弹的能力。战略司令部正在探索通过融合非动能、网络、电磁和动能能力获得的效能;要求开展额外工作投资于“发现-确定-追踪-锁定-交战-评估”(F2T2EA)威胁的能力;继续通过一体化导弹防御规划、兵力管理和作战保障的协同作用,确保地区导弹防御的全球协调,从而使拦截弹和传感器进行最佳匹配。

  继续部署导弹防御能力并增强导弹防御态势。“宙斯盾”海岸导弹防御设施在罗马尼亚的作战部署,完成了“欧洲分阶段适应方案”第二阶段工作,以抵御来自中东(特别是伊朗)的威胁。部署了额外的“地面拦截弹”(GBI)以实现2017年底44枚GBI的目标。战略司令部继续投资导弹防御重点事项,重点升级和能力发展工作包括:①传感器和识别能力。继续研制位于阿拉斯加的“远程识别雷达”(LRDR);在本土新建一个识别雷达支持夏威夷群岛的防御;新建“中程识别雷达”提供额外精确度和跟踪;升级和扩展地基、海基、天基探测与跟踪传感器。②杀伤器。增强拦截弹可靠性和杀伤力,包括:为GBI研制“重新设计的杀伤器”(RKV),完成“标准-3”Block IIA的测试和部署,以及增强GBI能力,最主要的是“多目标杀伤器”(MOKV)。③地基拦截导弹。将GBI库存增至64枚,并在阿拉斯加州格里利堡完成导弹场-4,尽早在2023年12月为20个额外部署的拦截弹提供发射井。④增强能力。提高地区导弹防御能力的稳健性,包括部署“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萨德”系统,并执行国防部“联合区域一体化防空反导能力综合”(JRICM)研究的建议。

  美国防部多线并举发展高超声速能力。高超声速常规快速打击(CPS)武器等新型远程、高存活性、高杀伤力和时敏性打击能力,可阻止敌人利用时间和距离实施作战,并提供核打击以外的响应选项。海军2017年10月成功执行CPS飞行试验,演示验证了在近期部署有效高超声速打击解决方案所需的技术成熟度。随着竞争对手在该领域快速推进,美军必须夺回主动权并投入必要资源以开发和部署高超声速常规武器。(作者署名:“国防科技要闻”(ID:CDSTIC))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投稿反馈
Copyright © 2013-2016版权所有